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医疗器械 > 正文医疗器械

谈一场与爱情无关的恋爱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7-14 20:26:27


清晨,一抹温暖的阳光,缓缓的拉上天际边,代替弥漫了一整晚的夜色,照耀在这喧嚣的城市上空,开始了一天的行程。
秋风带着几片枯叶,脱离些许凋零的树,飞到了空中,随风肆意飘荡。翩翩起舞的样子,仿佛在宣泄,终于摆脱了在枝头上无聊的生活,投入天空的怀抱。
朦胧中,绵绵的音乐,悠扬如泣,钻进还在沉睡中岑崎的梦中。在里面,把他从一个女人的怀抱里拎了起来。
不知是风太过迷恋,还是树的无情,反正,带走了那份思念的叶子!思绪醒来的那一刻,他又想起了这句话。
睁开迷离的眼睛,就看见窗口挂着的小晴阳,咧着弯弯的嘴巴对着他笑。尚分不清这是梦里,还是现实,只觉得虚梦或是现实,在这一刻,变得纠缠不清。
一看床头的闹钟,才七点而已,似乎还挺早的?
遁着音乐看去,一个穿着粉红蕾丝边睡衣的女子,正坐在梳妆台旁,对着镜子正忙得不亦乐乎。旁边的CD播着她喜爱的邓丽君音乐,悠扬缠绵,放到高潮处,还跟着节奏哼起来。这意境,这背影,不用看前面就知道是一个妙龄美少妇,正对着镜子,往精致的脸蛋上,抹上一层迷艳的粉黛。
一大早就起来做广播体操,你累不累啊? 显然岑崎是无心欣赏这诱人的风采,不用上班的周末,应该是用来虚度的,七点就醒来,无疑太过浪费了。本来打算好好睡一觉,弥补昨夜笙歌的时光,没想这么早就被吵醒,顿时好生恼火,没好气的朝着女子一阵揶揄, 我说苏珊,你是打算不让我睡觉,还是想去参加选美?
呃? 叫做苏珊的女子一怔,回过头来,随即一副娇态展开,妩媚中透着几分可爱的气质,成熟不失清新。特别是那张粉红的小嘴缓缓勾上一个迷人的弧度时,不得不让人感叹,还是少妇最有杀伤力。
呀,老公,你醒啦? 苏珊笑道,一双秋水眸子,格外迷人。
你一大早就起来吹开工号,能不醒吗? 没理会苏珊明知故问的话,岑崎还是一脸怨气, 你都起来往脸上施肥了,我还不赶紧起来,免得被扣工分。
呵呵。 苏珊笑了下,没顾及岑崎的满脸阴沉,小跑过来,两只玉脂般的手从后面搂住岑崎,把头埋在他肩膀上,撒娇道, 别生气嘛,现在也不早了,该起床了。
啊 岑崎打了个哈欠,心里咕嘟了一番,天下女人怎么都一般,好好的脸,非要抹点化学品在上面,简直是虐待自己。
其实很多男人跟他一样搞不懂,所以苏珊也没把岑崎的话往心里去,在化妆美容方面,男人永远是少根筋。而且最不能理解的是,女人化妆,大多是为了男人脸上能长光,到底还是为了给男人欣赏而不是自己。
想着苏珊脸上刚抹上去的粉霜就这样蹭在脖子上,就觉得浑身发痒,情不自禁的想推开苏珊,继续再躺下来,重温刚才梦中的涟漪。无奈苏珊没给他这个机会,胸前的柔软,摩挲了两下后背,在他耳鬓轻轻的喃道, 快起来了,不是说好今天要出去玩的吗?
岑崎一愣,原来确实是说好今天要去玩的,都嚷了老久的事情了,难怪苏珊今天会这么好的兴趣,略施了粉黛,平时她一般都是素颜的。
难搞了! 岑崎暗叹。
其实本身岑崎确实是想带苏珊出去好好玩一天的,不过不说还好,一说昨晚上喝的酒就冒上头来,隐隐的作痛。看来昨晚真的是喝了不少,那妖媚的小妞也太给力了,不停的给他灌酒,生怕酒卖不出去一样。
该死的,这妖精还真能喝。 岑崎心里咕嘟了一句,用力的拍了两下头,好让自己清醒点。
现在浑身觉得酸软,实在没有兴趣出去玩,只希望能好好的躺上一天。不过,在看到苏珊满脸期待的眼神后,这种期望随之湮灭。
啊,对了! 岑崎挠了挠头,假装想到了什么, 今天还是不能去玩,得到公司赶紧把手上的计划做好,星期一还得指望这份东西呢!
岑崎随便掐了个理由,把出行的计划推掉。这种理由,其实挺好,既不驳了苏珊的好心情,也堂而皇之的名为要挣钱养家糊口。
真是讨厌,好好的周末怎么还要加班! 果然,听了岑崎的话,苏珊先是一愣,随即失望的情绪就漫了上来,生气的推了他一把, 就不能迟点再做吗?
不行啊,这个月的任务,全指望这单业务了,不能松懈哪。 看着苏珊失望的眼神,一丝心痛的感觉油然而生,岑崎心里一阵慌,赶紧补了一句,希望这个理由能充足点。
哎!又泡汤了。 苏珊悠悠的叹了一口气,失望幽怨的情绪不言而喻了。
岑崎只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,其实哪有什么计划嘛,不就是自己随口扯的一句谎言。如果要他选择外出去玩,还不如安静的呆在办公室里偷得一日闲,好好养精蓄锐。不过既然话都说了,总得装到底才行。
早知道,就装病好了,还可以躺在床上睡大觉! 岑崎心说。重重的拍了拍迷糊的脑袋,为自己的借口感到后悔,沉吟了下,说道, 那也是没办法,开支那么大,不努力挣钱那怎么行,这还款还贷的,勒都勒死我了。
这强悍的理由一出口,明显的就起到了很好的效果。当一切事物与面包牛奶产生冲突时,总是要以面包牛奶为重。要生活,就要工作,这是毋容置疑的真理。
苏珊无奈,也无语可言。而且这些年来,总是岑崎一个人在挣钱,这种压力,她也明白。
那你还是去上班吧,下个星期再去就是了。 苏珊呵呵一笑,失望的脸强行拉上一丝勉强的笑容。
看到苏珊这么落寞的样子,岑崎心里泛起一片不忍, 要不,晚上我牺牲一点,陪你去逛街吧?
还是不要了,挣钱也不容易。 苏珊倒是挺包容, 再说了,一逛街就要花很多钱。
其实岑崎也知道,苏珊不会无缘无故去逛街,她不是那种物质性的女子,对于购物没多大的兴趣。
你去上班吧,我呆在家就好了。
嗯。 岑崎顿了顿,想不出什么话来了, 那你等我回来,晚上咱出去吃饭吧。
嗯。 苏珊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难得的假日,本来想好好的玩一玩,看来,又要独守清宫了!一阵感伤袭来,苏珊不免有点失落。
抬头看到墙上挂着他们的婚纱照,白色的花边镜框,镶嵌着一对幸福的他们。岑崎两手轻搂着苏珊的香肩,满眼的柔情蜜意,苏珊也是一脸的安逸幸福靠在岑崎怀里,多么甜蜜幸福的场景,已经永远的保留在那一刻。
那种感觉,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找到了,是不是随着时间和柴米油盐的侵蚀而早已消淡?
结婚的这些年来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岑崎跟她就变成这样,岑崎有时候会指责她老是乱花钱,买一些不会经常穿的衣服,和一大堆没必要的化妆品。苏珊也会指责他烟抽得越来越厉害了,还不懂得了解风情。他们在互相指责的日子中,感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淡,越来越没有情趣。
苏珊理不清,现实的生活不知道算不算幸福?两人相处的也很好,没有什么障碍,只是没有了那种甜蜜。
也许,这就是围墙内长相厮守的代价吧。
虽然无奈,只要不是迷茫到看不到方向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
苏珊帮岑崎打好领带,整理好公文包,看着岑崎眼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起的浅浅鱼尾纹,头发似乎也暗淡失色了,心里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油然而生。也许,繁琐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,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了这个家庭,为了自己而努力的工作,让这个家庭越来越好。每天这样的生活,虽然无滋无味,但也是一种小幸福,只是一直没有感觉到罢了。
想着,苏珊也没觉得有多大的失落了,反而是一阵淡淡的幸福感。
我去给你煮早餐吧。 苏珊温柔的说。
岑崎头也没抬,正坐在凳子上穿袜子,含糊的应了一声。他哪里知道,这点时间里,苏珊的思绪已经变化了几重天。
吃完早餐,岑崎挎上公文包,整了整领带,显得精神烁烁的样子,这才朝苏珊喊道, 老婆,我去上班了。
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忽然想到,这样爽约确实不太厚道,毕竟是自己的原因,心里过意不去。
于是他转过身,想再对苏珊说点什么,或者吻下她什么的,但看到苏珊一脸知足的样子,刚冉起的愧疚感马上烟消云散。
女人,真搞不懂!

分享到: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