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厨房小家电 > 正文厨房小家电

伸向老人的夺命黑手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7-14 20:27:31

凌晨4点40分:神秘黑衣女子出现在老人病房。
早上6点27分:护士发现老人离奇死亡。
上午8点15分:老人家属接到医院电话。称老人突发心脏病,正在抢救。
上午8点32分:医院称,抢救无效,老人已于当天上午8点29分去世。此时老人家属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。
老人离奇死亡,医院却在做戏
丁仙木,家住杭州市萧山区楼塔镇大同三村。话说这天早上8点多,丁仙木接到医院的一个电话,全家人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。因为丁仙木的父亲已经住院两个多月了,医院突然来电话,那肯定是病人有啥事了。
真是越怕什么,越有什么。医院说,老人心脏病突发,正在抢救室抢救。
老父亲进了抢救室,这下丁家人慌神了,他们马上收拾东西,往医院赶。刚上车,医院又来电话了。
抢救无效,老人已经过世。
人就这么没了,最后一面都没见着。而对于老人的死因,医生说是心脏病抢救无效,可家属们觉得蹊跷。黄友莲是丁老汉的二儿媳妇。对老人的突然死亡更是无法理解。
我公公从来没有心脏病,怎么会是心脏病抢救无效呢?
让家属纳闷儿的还不止这些呢,医生下面的话更让家属起疑心了。
床位紧张,尸体应该尽快转移,拉到太平间去。
死因还没弄明白呢,就急着把尸体弄走,啥意思?这许多事还没琢磨明白呢,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丁家人更整不明白了。老人的死,居然还惊动了公安。
我们接到一个匿名电话,说戴村的骨伤科医院里有一个叫丁志灿的病人突然死亡,死因可疑,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我们展开调查。
连警方都惊动了,看来这家属的怀疑也不是毫无根据。
接下来,法医对尸体的检验结果更让家属们大吃一惊。
鉴定结果:发现死者的嘴唇部分有明显的皮下出血,符合有捂嘴动作的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症状。
这说明,老人可能是被谋杀的!如此说来,那个打电话报案的人肯定是知情人哪。能不能找到他就成了破案的关键。可民警一调查,这个举报电话是公用电话打出来的,再想找到那个报案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这边儿还没整明白呢,那边儿老人的子女向医院提出了质疑。
老人是在医院里发生了意外,作为医生,没理由分辨不出老人的真正死因啊,怎么会说是心脏病突发呢?而后来警方的调查,更让家属抓住了医院的一个把柄。
故事开头,我们就知道了,丁家人接到医院打来的病危电话和死亡通知都是8点以后的事。可实际上,民警在对医院护士的调查走访中得知。当天早晨6点27分,老人已被发现死亡。医院为什么不立即通知家属,在这几个小时内,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呢,难道这背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黄友莲快人快语,说话一针见血。
不是你们医院杀死的,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报警,8点半了还骗我们说是得了心脏病死掉的。你们就是做贼心虚,要毁尸灭迹。
话越说越玄乎了。笔者特意来到老人出事前住的萧山骨伤科医院,也就是萧山第六人民医院,想核实核实情况。可是面对笔者的疑问,医院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责任。那么,还能是谁呢?谁能和一个老人有如此深仇大恨,要将他置于死地呢?正当办案民警一筹莫展的时候,有人提醒,在老人所住的病房外,有个24小时监控的摄像头。
事不宜迟,警方赶紧调取了医院的监控录像,果然有重大发现。
在案发当天凌晨4点40分的监控录像的画面中:一名黑衣女子走到老人所住的病房门外,可门被反锁了,她当时没进去。
几分钟后。黑衣女子再次回到了老人的病房门前,这回身边多了个男人。那个男人绕过隔壁病房,进入了老人房间,从里面打开了门,就先走了。随后,黑衣女子进入老人的病房,大概在里面停留了十多分钟后离开了。
黑衣女子是什么人?那个神秘男子又是谁?他们会和老人的死有关吗?
警方说,黑衣女子嫌疑很大。可死者的家属按捺不住了,他们紧盯着录像画面,眉头紧锁。
这人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呢?怎么这么像她呢?
老人车祸住院,丁家人却处处作梗
老人家属说的 她 是谁呢?咱先把这茬儿放放。有个背景必须交代一下。
您知道丁老汉是怎么住的院不?原来,老人遇上车祸了。那是一天上午,年近八十的丁老汉像往常一样,在村口散步。这时候,一辆货车正在三岔路口倒车,结果把老人撞倒了,车轮直接从老人身上碾了过去。
肇事的司机叫李金洋。而车主是本市的一对夫妻,男的叫章华明,女的叫章红彩。
医院里,老人的伤势很重,双腿和腰部粉碎性骨折,生命危在旦夕。
随后,丁老汉的大儿子丁仙木、二儿媳黄友莲闻讯也赶到了医院。
那边儿医生们正忙着抢救老人,这边儿,咱再来说说这场车祸的处理问题。交警部门调查后认定,肇事司机李金洋负事故的全部责任。可谁也想不到的是,这李金洋竟然脚底抹油儿 溜了。老人的手术费、医疗费怎么办呢?不用说了,作为机动车的所有人,章华明和章红彩夫妇不得不承担起这些费用。
章氏夫妇都是老实人。勤勤恳恳,奋斗了一二十年,也算小有家财。在夫妻俩的筹措下,第一笔两万元的医疗费很快就到位了。可由于伤势严重,医生提出来了:要想保住老人的性命,那就得截肢。为这,当事双方产生了分歧。怎么呢?人家家属不同意。
这个把腿锯掉可不是一般的治疗,那个医疗费怎么办?以后躺在病床上抚养费怎么解决?老爷子一大把年纪能经得起折腾吗?万一腿没有了,人还死在手术台上,那我们怎么给老爷子下葬?到阴曹地府,老爷子还有颜面见先人吗?不行,这太忌讳了!
老人的家属不同意截肢,医生当然也不能强迫。可如果不这样儿,老人就有生命危险。您说怎么办?
章红彩心想:这个老头子要是活的话,我们的分量也轻一点,说不定驾驶员也会没事,能保他的命。
于是,章红彩直接跟医生说:只要能把他救活,用什么方法都可以。如果必须要截肢,那就截肢。
这章红彩是豁出去了。她心想了,事儿毕竟和我有关,我就得对老人负责到底。你们不让做,这可不行。保命要紧。再说了,命是老人的,钱是我出的,你们只要签个字就行。别说,她这坚决的态度起作用了,紧要关头,家属同意进行截肢手术了。
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,老人终于拖离了生命危险。术后,老人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。

分享到:
Baidu